虎落平陽的一役

1975年,當時我25歲,跟隨郭雨新先生投入立委選舉。當時我剛從致理商專畢業,同時進入國泰信託公司,工作之餘就跟隨多位黨外前輩,奔波於台北、宜蘭間。

那時候北宜直接的鐵路還是單線,交通實在不太方便。我就經常騎著機車,翻過九灣十八拐的北宜山頭,全力幫忙年底的選戰。因為走北宜公路就像逛自家後院,所以我能夠很清楚的算出幾公里到幾公里處,哪裡是小閣頭、哪裡是石碑,坪林是幾公里。

因為選取包括台北、宜蘭、基隆,有時候就發動同事、同學,在板橋,宜蘭各地,挨家挨戶的發傳單,在政見會場幫忙。但是相較於那時的法律顧問姚嘉文、林義雄,還有幕後策劃的張俊宏、許信良這些黨外明星,我還算是最基層,最不起眼的角色。這場選戰,也是蘭陽黨外選舉史上,最慘烈的一役。

在國民黨全力封殺的政策下,宜蘭各中、小學開始用唱歌、繪畫、家庭訪問的方式,向學生灌輸國民黨提名者是好人,郭雨新是壞人。校園開始唱“OOO宣傳歌”,說“邱永聰是人忠,對建設最有功,講政見不落空,選七號一定中。”新聞媒體則刻意醜化郭雨新的助選員“披麻戴孝”、“懸掛武士刀”。

選票開出來之後,郭雨新是高票落選,廢票傳聞竟高達八萬多張,是台灣選舉史上不曾有的記錄。“我家十二票都給郭雨新,怎麼開出來只有七票?”“只要是郭雨新的票,上面都被監票員蓋滿手印。”“監票的校長、老師,每個都在比誰做的票多。。。”各式各樣的傳聞,在當時造成群情激憤!

三天後,我陪同郭雨新回到宜蘭市步行謝票,街上支持群眾蜂擁而上,一波波加入我們的行列,人潮綿延數公里,鞭炮煙硝瀰漫,和著鼎沸的支持聲,宜蘭市街幾近瘋狂。眼看只要郭雨新一句話,這些激憤難平的群眾就會引發暴動!但是個性溫和的郭雨新,他用平和的口吻,站上講台,對群眾說:“。。。像我這樣的落選,是不是光榮的?。。。今天要有什麼行動,吃虧的是我們的同胞,我認為不必要。。。請大家跟我一起高呼:台灣民主萬歲!!!”當我與台下的群眾一同流著淚,高喊民主萬歲的同時,卻深深的為他感到惋惜與痛心!

性格溫和的他,惜情、講究人情義理,一段感性的談話,就制止了一場可能發生的更大犧牲,這是讓我永遠記在心頭的一幕。

那一役,被蘭陽黨外人士稱作為“虎落平陽的一役”。當我遇到瓶頸時,我常常想起郭雨新的氣度與風範來鞭策與勉勵我自己,雖然郭雨新先生從那次選舉後淡淡淡出政壇,但是接下來三十年的政治生涯中,他仍然是影響我最深的政治人物典範。